首页 > 娱乐资讯 > 正文

我们都是湖北人|袁姗姗:物业说小区已有确诊病例

来源:育学Y网 发布时间:2020-07-30 05:31:40

采集来自娱乐圈的第302个幕后故事

本文主笔:@鲁雪婷抢包山

十四天之后,袁姗姗终于舒了一口气。

为了在票务紧张的春运时期回家,在新剧杀青两天之后,袁姗姗先是从上海飞到武汉,再转火车回到了老家襄阳。1月20日,她到家的那一晚,钟南山接受了央视的采访,这一场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,才真正引起了广泛的重视。

袁姗姗为自己途径武汉感到后怕,于是在家自我隔离。

接受娱理工作室电话采访时,时间已经过去十四天,她没有任何可疑症状。

深信“休息日你在做什么,决定了你的未来”的袁姗姗,没有虚度这个意外的假期。拍照、锻炼、学做饭以及上英语课,袁姗姗看了不少想看却没有时间看的电影,她的生活一如既往地充实。

眼下,袁姗姗原本的二月行程已全部取消,她只能继续在家等待回京工作的时机。

截图自微博@袁姗姗

1月20日那天,上海直飞襄阳的航班没有了,我从上海飞到了武汉,然后再从武汉坐火车回到襄阳。

在武汉火车站休息室的时候,我环顾四周,发现只有一个人没有戴口罩,那人拿衣服把半张脸挡住了。这还挺出乎我意料的,原来大部分市民已经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也开始对自己有所要求。

我十五岁去武汉,在卓刀泉的湖北省艺校学了三年,对武汉是有感情的。

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,我们全校师生都被隔离了,妈妈当时特别担心我,坐火车从襄阳来武汉,跟我一起被隔离在学校的寝室里。

那时候武汉并不是严重的非典疫区,但这一次,主战场是武汉,是湖北。

截图自微博@袁姗姗

出了襄阳火车站,我看到我的父母都没有戴口罩。他们带着我去吃襄阳有名的牛肉面,面馆里很热闹,找一个位置都挺难的。那时候襄阳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。

当天晚上,做医生的小姨一家来看我们,跟我们科普了一下现状。

小姨一家走了之后,我感到非常后怕,因为这趟回家之路曾途径武汉。尽管我一路戴着口罩,但也是有一定风险的。第二天,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一整天没出来。

1月22号,关于疫情的新闻密集起来。

1月23日,武汉宣布封城,我原定初四回北京的火车车次、飞机航班全部被取消。

1月24日,大年三十除夕夜,我们家取消了外面订的年夜饭,一直在家收看央视新闻频道,看到很多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太辛苦了,他们没有年夜饭吃,一直缺少物资,还一直要照顾病人,真的太不容易了。

大年初一一早,我就联系慈善机构捐款20万元,希望可以帮助到他们。

截图自微博@袁姗姗

那会儿有朋友建议我早点回北京,不然后面回不去了,即便回去了,也得隔离十四天才能开始工作。

大年初二那天,我订好了回北京的票,我爸开车载着我,走了一半,发现好几个路口站着穿着隔离服的人,还有警察,我跟我爸说,算了,不走了。

除了下火车之后的那顿牛肉面,我再也没有出去过了。

我父母还挺配合的,就不下楼了。我们家囤了一些年货,青菜是我大伯让乡下给他拉了一车,分了我们家一些,年前我还往家寄了一些海鲜,所以吃的都还有。

我们家原本10个口罩,在网上下过单,现在也没发货,不过我们家都不出去,就还好。

每天早上九点半醒来,我们全家人就开始打扫屋子,用84消毒液拖地,不知道有没有用,但是也会去做。

在家拖地的袁姗姗,图片自微博@袁姗姗

然后基本上就到中午吃饭了,我妈做饭,我就在旁边帮忙,最近刚学会了一道西红柿炖龙利鱼。

下午可以睡一个午觉,我有时候看看剧什么的,《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》是我现在在追的,然后最近看了《利刃出鞘》《1917》这些新出的电影。

我在家会上一些视频课,这次还带了相机回来,天天鼓捣那个相机,看看爸爸在干嘛,看看妈妈在干嘛,我觉得挺有意思的,拍下我们普通的一家人。

这也是一个朋友联络感情的好时候,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又有了关心。大家都在家里待着没事干,回微信都很快。

年前我给家里寄回来了一个走步机,我们一家三口每天轮流走一个小时,我是早上走一次,晚上还走一次。第一天用上的时候,我问我妈准备走多少步,她说500步,到现在差不多走了十多天了,我妈每天走5000步。

因为还是挺后怕的,我最近吃得还挺多,每天喝VC,每天增加一些运动量,想让自己的抵抗力好一些。

袁姗姗和父母,图片自微博@袁姗姗

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,我们家狗快要断粮了。

原本我们家养的是一对狗夫妻,它们生了一只小狗,我送给了北京的一个邻居,后来邻居工作忙,没有时间照顾它,就把小狗送回了我家,现在等于我们家是一家三口的人和一家三口的狗。

外面的宠物店全部都已经关门了,我曾想在网上买狗粮,订完了之后人家跟我说,现在发往湖北的只能是口罩和药,其他的一切都不能发。

它们的粮食还能撑一周,一周之后再买不到,那我们只能做些能吃的给它们。

图片自微博@袁姗姗

这一次是我近十年来在家待得最久的一次,我在家这样待着,还算比较能适应,首先我本身生活比较宅;第二我在襄阳老家也没有什么当地的朋友,所以我就算回到老家也就是这种日子。

这对我来说,是挺好的一个时光。因为之前工作很忙,一直在拍戏,睡眠一直不是特别够,特别是在年前的时候,特别忙。这次回来我觉得是休养的一个过程,可以去做一些之前想做又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,不是有人说,你休息的时候在做什么,其实决定着你的未来吗?

袁姗姗旧照,图片自微博@袁姗姗

前几天,我们物业贴告示说,小区里已经有确诊病例了。

站在阳台上,我放眼望去,整个小区一个人都没有了。有时也会看到比较温暖的一面,我们小区保安每天骑着摩托车,拿着一个消毒器,喷洒那些白雾,你会觉得又难过又逗。

我们的电梯墙壁上粘了一个抽纸,在按电梯键的时候,可以拿纸隔离你的手指。我觉得还是有很多暖心的地方,大家都挺想赶快过了这个时期。

这场疫情对各行各业都会有影响,对影视行业也是。

刚开始有病毒传播的情况时,我看到我有一些朋友还在拍戏。剧组是个人群聚集地,这对大家都不安全。

导演、摄影师、录音师、灯光师等幕后工作人员可以戴口罩,但是演员不可能戴口罩演戏。对于演员来说,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,但是演员有演员的职业操守。

所以当我看到说让所有影视剧都停拍了,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安全的事情。

截图自微博@娱理

与此同时,它意味着我们将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工作。

我二月份的工作基本上都取消了,原本计划要去时装周的,整个行程都取消了,媒体和客户都对我们很理解。

我挺希望早点回北京的,但不知道怎么回,因为没有火车也没有飞机,只能看形势了,只能等。即便回去了我们也要自我隔离十四天,恢复工作起码要二月底了。

袁姗姗

身为演员,我希望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比如让更多的人去重视疫情,希望通过我的微薄之力去帮助大家,帮助那些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得到更多的物资,因为我看到那些一线的医护人员往身上套垃圾袋当隔离服,还自己缝口罩,真的太心酸了。

当下病人太多,他们和他们的家属有时候会比较急躁,这个也可以理解,但有时候可能医院也收纳不了那么多的病人。疫情面前,希望社会上各方面都能相互体谅。

截图自微博@袁姗姗